中国教育网络联盟
高校图书馆:馆员要求硕士以上学历    2016考研成绩公布时间和国家分数线预测    有的研究生在强师面前为何只能隐忍    改革研究生入学考试制度:建议全面实行研究生推免    山大硕士论文抄袭调查结果:撤销学位并取消导师资格    上海2016年硕士生招生考试成绩2月15日起公布    研究生“推免录取信息公开”1月25日起开放    安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统考科目网评工作完成    山东大学一篇硕士论文大面积抄袭 致谢语都一样    北理工6门课程入选2016年首批“在线课程建设项目”    2016考研复试:各高校会计硕士专业课复试内容    关于《江苏公安机关服务群众8项改革》的政策解读    王家梁北社区积极参加失业保险法规政策培训    出疆棉花运费补贴政策继续在疆实施    格尔木政策“红包”鼓励大学生创业    工联吁检讨外雇政策 保障澳人优先就业    工信部将为企业走出去 创造良好政策环境    上海将推8项税收政策"自享清单" 企业可自主申报    陈雨露:加强财政金融政策协调配合    江西落地全面两孩政策    酒泉瓜州县制定扶持政策激励企业科技创新    巴州积极贯彻落实各项纺织服装产业发展优惠政策    今年安徽将对农机购置补贴政策进行微调    政策扶持“孵化”网络创业    青岛医养结合为4万人支出9亿 扶持政策今年出台    汽车销售管理办法监管政策的侧重与平衡    优化医保政策促进分级诊疗    完善中国农产品价格保险政策    1月15日以来央行货币政策操作一览    阿塞拜疆准备与OPEC就产量政策合作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 / 首页 / 正文
教师呼吁:教育要遵守常识,让学校静下来,静下来
发布时间:2016-02-03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网络

 

    让学校静下来,静下来

  有老师问,你在《课堂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中为什么反复强调“常识”?很简单,我是教师,背离教学常识,就可能误人子弟,而遵守常识可以让我的教学少犯错误,仅此而已。教育界的浮躁之风经久不息,反常识甚嚣尘上,几成气候;强调守本分,或许能让那些恪守常识的老师安心教学。

  一所安静的学校,一间安静的教室,一位心情平静的教师和一群有自由思想的学生,是我对教育的期待。

  浮躁之风让教学失常

  教育关涉人的未来,任重道远,不能因为有困难就背离常识。基础教育一直遭遇各种困境,但解决问题的阻力变得越来越大。此中原因,固然在于社会开放后人们能公开主张争取个人利益,另一方面也和社会不良风气有关。浮躁和急功近利纠缠在一起,酿成校园的浮躁之风。

  如果基础教育的任务仅仅是教会学生对付考试以升入更高一级学校,那就无所谓“基础”,真正的教育也就无法发生。学生成了考试机器,没有问题意识,缺乏批判思维,不关心社会,甚至不思考自己的明天。即使有社会风气支撑,教育者也不能认同这种“教育”。

  此外,更危险的是违反常识、背离常识的“反教育”。目前基础教育领域里这种反常的“教育”变得堂而皇之,不免令人担忧。教育的目的一旦被庸俗化,简约的教育内容被繁复的形式所替代,师生疲于奔命,教育没有让人变聪明,而是把人逼向愚昧;更令人困惑的是人们无视愚蠢教育的危险性,而热衷不切实际的鼓噪。

  在一些学校,看到的,经不起想;听到的,经不起问。一些学校宣传推行“高效课堂”,既然“高效”了,那就意味着可以少上些课,然而教室课表上主要学科的课时竟然大大超过部颁标准。又有学校大张旗鼓地组织学生“夜间步行活动”,请来媒体大事报道,轰动一时。但让老师们不能理解的是:校长悄悄下令把每周体育课减去了一节。近年又有“阅读推广活动”,一些学校还设立“读书节”――我很疑惑:学校本是读书场所,为什么也要“推广阅读”?学生每天都在读书,为什么要“读书节”这种形式?“读书节”这一天,学生捧着书装样子拍“阅读照”,然后继续做教辅做试卷,一个月只有两天休息。

  因为浮躁,常识与逻辑往往不受重视。多次看到这样的“经验介绍”:某个学生“月考名次落后,年级组和班主任及时与家长沟通”――什么叫“月考”?为什么要排“名次”?学生某门课成绩有浮动,是不是非得去寻根究底?学生本人有没有思考能力?找家长“沟通”的作用是什么?如果学生学习有问题就通知家长,那么学校和教师的职责又是什么?当未来的教育史家在安静的时代阅读今人留下的这些教育事迹,他们会比我们有智慧。

  如果一种不良现象长期得不到纠正,那一定是有利益群体在固守,他们会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解说、推诿,甚而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比如,在信息技术发达的当下,教师的学习途径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加方便,然而每年仍有动辙几十万教育界干部和老师不远千里朝拜“典型”以“取经”。而中小学的“检查”“验收”“评比”多到不胜其烦,学校疲于应付,难得有一周安静;一些教师也受浮躁之风影响,热衷表演,课堂喧闹如集市。有人认为,这些“验收”“评比”和“赛课”“对学校工作是一种推动和促进”,这种解释隐含的意思是否要以此来监督学校与教师的懒惰?

  浮躁之风,或出于落后的政绩观,或由于违背常识的盲从。浮躁之风盛行的现象经不起理性思考,如果能在教育内部进行反思讨论,其怪自败。教育要教会学生思考,教育者本身即应当是思考者,如果教师和学校管理者回避矛盾,不能对学校的教育现象作出解释,也就很难培养学生的批判思维。

  学校和课堂需要安静

  在教育界的喧哗嘈杂中,我渴望能有安静的学校;学校静下来,有价值的教育才会出现。在安静的校园,教师能敬重常识,保持理性思维,既能深刻地思考复杂的问题,又能展示简洁平易的教育风格;学校不折腾,教师不盲从,富有智慧的教师站在讲台,学生庶几可以安心学习。

  在一些相对安静的学校,人的心境会变得辽阔。有校长对我说:“我们是一所普通学校,生源一般,升学率不太高,也没有什么特色。”老师说:“没什么人来听课参观,领导不常来,评比没份,学生没吃太多的苦,蛮好的。”校园整洁,没什么标语横幅,会议室布置简朴,没什么奖牌奖杯,学生举止礼貌,老师态度温和。我觉得很好,像从前的学校。有一次在郊外看到某校长跟着学生春游,我有些意外,因为很多学校要求学生交“家长签字”,还动辙以各种借口取消春游秋游,但补课却十分主动,这,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学校安静了,教师的心平静了,课堂正常了,学生的学习开始了,教师的职业素养也会提高。有这样的学校:例行的检查验收由“班子”接待应付,尽量不劳烦教师,让他们安心教学;某项节外生枝的检查或评比落后,校长恬然自安,因为学校不愿为了一纸表扬逼迫老师、学生参与形式主义的活动。有一所学校,校长一学期只开了三次教师大会,他解释为“学校本没那么多事,不要折腾老师”。他认为,教师最了解学生,最有话语权,学校必须倾听教师的教学主张。的确,每所学校都有学养高的教师,无论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中,他们能远离尘嚣,保持冷静,进行理性思考和判断,并带领学生作出正确的选择。

  然而,学校为何始终静不下来?为什么有那么多教育管理者热衷制造“特色”,编出各种排比句顺口溜?为什么有那么多老师热衷上表演课,追逐“赛课”?中小学为什么有那么多“课题”?为什么有那么多检查评比?为什么许多学校特别重视“与媒体搞好关系”?能不能不要去打扰学校?学校能不能不自我折腾?

  没那么简单。非喧嚣则难以出名,不折腾则无以获利。学校的喧闹不可能不影响学生的情感态度价值观。如果学生长期被过重的学业负担所困扰,如果学校和教师的“业绩“要通过学生考试成绩来体现,这样的教育怎么可能培养出创造精神?

  现今校园中最尴尬的事,莫过于坚守常识反而比胡闹困难。我们不能高估人对抗环境的能力,毕竟教师在喧嚣的氛围中要付出极大代价才能保持自我,随波逐流则省时省力;但是,放弃教育常识,对一些教师来说是极其痛苦的事。

  教师能否保持职业理想,感受职业幸福,既取决于个人对教育的理解,也取决于学校的教育追求。如果教育价值观混乱,学校文化必然变质。在一些学校,遵循教育规律尊重教育常识的教师,往往被视为异类,被认为不通世故人情和缺乏合作精神。

  “理想主义”有害吗?教师富有教育激情是幼稚吗?教师的职业态度为什么不能单纯一些?如果教师的心中只有教育之利而无教育之美,学生能学到什么?教育者本应是理想主义者,如果教师过于“现实”,学生也会变得世故。

  如果“现实”落后庸俗,教师是不是也必须“尊重现实”?顺应落后的教育状态并不难,但是教育关乎学生的成长,学校和教师所做的一切都会留存在学生的记忆中。教师不应该“顺应潮流”,听天由命。事在人为,学校应该保持理智保持独立性,在现有条件下,仍有可能把事做好。面对流行风潮,学校和教师勇于坚守,便可能保持学校和课堂的安静。

  这些年我结识了不少老师,他们对我讲述课堂上发生的事,讲教学之难和教学之美,我从他们的讲述中感受到炽热的职业激情,我也更加认识到恪守常识是教师的职业素养。当今之世,这种职业态度也许平淡无奇,然而一名理智的教师应该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未来的时代也必然敬重这种平凡教育的高度和品质。

  我尊敬那些安静的老师,他们不顾外界的喧哗嘈杂,静心教学、读书、思考;他们不愿参加所谓的荣誉评选,不愿一味争升学率,不让庸俗的名利观玷污职业信誉;他们乐于在“普通学校”当“普通教师”,在平凡的工作中提升职业品质。一名教师如果能保持独立思考,对现状有清醒的认识,就会对教育有所贡献。

  童年只有一次,少年期并不漫长,属于校园的青春只有几年光阴而已。在安静的学校,学生安静地学习,他们的思想在自由飞翔。如果学校能真正安静下来,学生也许能得到他们渴望的美丽人生。

 


 无相关文章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资料来自网上收集,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整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