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网络联盟
2014年考研调剂即将结束 考生注意3个关键步骤    考研"牛寝室"年年都出现 本科考研流行"抱团"备考    2014年2月考研时事政治:2月28日国内外时政热点    青岛最牛学霸宿舍:5姐妹考上中科院读研    青大一宿舍考研7男生全进"211" 都不是书呆子    这个"学霸寝室"6人全都考研成功    低价药政策有利于自主定价提高药企积极性    叶檀:圈钱是A股最大弊端政策监管需对症下药    欧洲政策宽松优势明显买房移民一步到位    林书成:完善政策体系依法推进旧城改造    政策力推分散风能建设风电设备需求将加速增长    上海自贸区:年内或对海外游戏机开放政策    广东或探索共有产权房政策    南阳市举办政策讲座服务中小企业    海南小贷贴息政策今年更惠民    镇巴40住房困难户喜享"政策红利"    人民日报:人才短缺和政策壁垒成民营医院瓶颈    "一剧两星"政策明年实施二三线卫视压力最大    香河农村"大喇叭"重新上岗及时传递政策法规等    房地产政策不应着眼于短期刺激    娄星区人社局组织开展就业政策落实情况调研    应重新审视水电开发的政策环境    苏州市区医保政策今起调整执行    央行暗示暂时不会"降准"避免市场误判政策松动    出台海域使用权招拍挂政策    小微文化企业发展支持政策将出    环保政策吹暖风电板块    一本货币政策新实践专著    澳就业部重新定义紧缺工种或影响移民政策    安徽省民办学校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同享免费政策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 / 首页 / 正文
兄弟这样的合同要慎签
发布时间:2014-04-23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网络

    “口头约定型”合同

  案例:胡某应聘在一家个体餐饮部当厨师。到月底发工资时,餐饮部老板从胡某的月工资中扣除了800元伙食费。对此,胡某认为应全额计发自己的劳动报酬;老板却说岂有白吃之理。因没有书面依据,胡某只好自认倒霉。

  点评:口头劳动合同看似简便灵活,但发生争议时,劳动者往往口说无凭,难以举证。对此,我国《劳动合同法》第10条规定:“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第11条规定:“用人单位未在用工的同时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与劳动者约定的劳动报酬不明确的,新招用的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按照集体合同规定的标准执行;没有集体合同或者集体合同未规定的,实行同工同酬。”本案中,胡某即使未与聘用方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也完全可以参照同行业的工资标准要求“同工同酬”。

  “一边倒型”合同

  案例:夏某应聘到一家私营企业工作。双方签订合同时约定夏某的工资为每月1200元。后来,夏某得知当时全省最低工资标准是1620元,便要求用人单位补发低于最低工资标准部分的工资。企业则认为,劳动合同内容是双方自愿约定达成,不同意补发工资。

  点评:签订这类劳动合同时,用人单位一般会刻意隐瞒合法劳动报酬等劳动者应享有的权利,劳动者对此往往有苦难言。《劳动合同法》第85条规定:“用人单位有下列情形的……应当支付其差额部分;逾期不支付的,按应付金额50%以上100%以下的标准向劳动者加付赔偿金:(一)未按照劳动合同的约定或者国家规定及时足额支付劳动者劳动报酬的;(二)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支付劳动者工资的……”本案中,合同对工资的约定显然违反了上述法律法规的规定,是无效条款。

  “违法型”合同

  案例:刘某等人应聘到某针织有限公司打工。从去年三季度开始,公司单方决定,每月从职工工资中扣除1000元,用产品替代。刘某等人对该决定不服,向所在地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委员会受理申请后,裁决针织有限公司立即付清拖欠的刘某等人的工资。

  点评:有的企业采用种种理由用实物抵顶劳动者的工资,或要求求职者交纳各种名目的集资款、风险金。对此,《劳动合同法》第30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劳动合同约定和国家规定,向劳动者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劳动法》第50条规定:“工资应当以货币形式按月支付给劳动者本人,不得克扣和无故拖欠劳动者的工资。”本案中,用人单位的做法显然违反了劳动法律的有关规定。

  “胁迫型”合同

  案例:陈某等6名青年农民工应聘到一机械厂工作。经过3个月的培训和实习,陈某等感觉该企业管理混乱,不想在这里干。该厂负责人表示:如果要离开本厂,厂方将不发还身份证,每人补交培训费5000元。无奈之下,陈某等6人被迫同厂方签订了劳动合同。

  点评:《劳动合同法》第3条规定“订立劳动合同,应当遵循合法、公平、平等自愿、协商一致、诚实信用的原则。”第26条规定:“下列劳动合同无效或部分无效:(一)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或者变更劳动合同的……”本案中,机械厂采取扣压身份证等手段强行与劳动者订立劳动合同,违背了陈某等人的真实意愿,因而也是无效的。

  “生死型”合同

  案例:王某到一家建筑公司打工,合同约定“发生死伤事故企业概不负责”。一次在操作沙浆搅拌机时,王某左手的四个手指不慎被轧伤,住院治疗花去治疗费用1.6万余元。伤愈出院后,王某所在的建筑公司表示企业只负担她住院期间的工资,医疗费用由她自付。王某不服,向劳动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仲裁委经审查,裁决王某的工伤待遇及相应的损失费由建筑公司负责。

  点评:一些从事建筑、挖掘开采等高危作业项目的业主,为规避风险,往往在劳动合同中规定“死伤概不负责”等内容。原劳动部在《关于企业内部个人承包中保险待遇的问题复函》中也指出,企业内部承包合同中关于“伤残亡由个人负责”的条款不具有合法性。据此,本案劳动合同中“死伤概不负责”的条款违反了法律法规,是无效的。


 无相关文章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资料来自网上收集,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整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