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网络联盟
上海将实施更加开放的海外人才引进政策    政策加码海洋经济发展    我县积极落实创业扶持优惠政策    中国的玉米收储政策将再实施一年    全国将开展小微企业政策宣传月活动    慈溪:新政策助推大学生就业创业    稳增长基础不牢固 政策力度还应加大    泉州台商投资区出台促进残疾人就业创业奖扶政策    上海出台八方面金融服务创新政策    财政部:将从五方面完善创业创新税收支持政策    落实政策减轻负担    上海推出20条金融政策措施支持科创中心建设    使创新驱动政策深入企业    广州公租房扩面政策 可望两月内出台    浙江新版医生多点执业政策推行近半年 获2800多名医生响应    政策助力大数据开启新一轮投资潮    下半年政策机会渐多 有望实现业绩提速    韩长赋:要以严的要求实的作风切实做好政策创设工作    上海出台金融服务创新政策 20条助力金融科创双驱动    贵州七大政策礼包 支持民营企业发展    大连五大"政策红包"助推企业创新    屈宏斌:未来稳增长需货币财政政策持续发力    两项政策为小微企业减税超千亿    生育保险政策有多项调整    新疆民族宗教政策专题研讨班莅安现场教学    创新货币政策工具难以替代降准效用    地沟油走“正道”还需政策引导    毛荣楷强调:用足用好优惠政策 大力促进小微企业加快发展    约请人大代表 解读设施农业政策    《安徽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政策解读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 / 首页 / 正文
西部职校招生遇困境 学生再深造渠道狭窄
发布时间:2015-08-28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网络

    “招生真是一年比一年难,挨家挨户打电话都不一定招上人……”8月底,开学前夕的周六休息日,民乐县职业教育中心学校招生办主任张汉彪一大早就冲进办公室,开始挨个给家长们打电话,名曰向学生家长逐一解释职业教育的好处,实则语气诚恳到近乎哀求。

  据悉,从当地中考结束后,张汉彪就开始关注全县每一个学生的去向,把有可能上职业中专的学生记录在册,等普通高中招生结束后,挨个询问、争取落榜或排名靠后的学生。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即便中职学校全面“撒网”、“地毯式”搜索,甚至采取“领导包片、教师包村、走村入户”的方式,依然难解招生萧条的困局。

  “家长看不上职业教育,我们招生困难,更难招到优质生源。”张汉彪说,由于当地传统观念上对职业教育存有歧视,不少家长和学生认为上职校低人一等,家长宁愿多交钱让孩子上普通高中也不会选择职业中专。

  1:6背后的残酷现实

  民乐县地处甘肃省张掖市,全县总人口约24万人,农业人口占比高,是务工人员输出大县。民乐县职教中心是当地唯一一所正规中职学校,在当地地位“显赫”,仅每年承担的全县各类短期职业技能培训就达6000人次以上。

  然而,每到招生季,与普通高中年年挤破门槛相比,中职学校可谓“门可罗雀”。

  民乐县职业教育中心学校办公室主任韩起银介绍,为解决招生困难问题,职教中心采用“地毯式”招生,总结出了一套“招生秘籍”――“领导包片、教师包村、走村入户”,通过挨家挨户摸底调查,鼓励有条件的学生接受中职教育,虽然招生人数总体有所增加,但依然难解招生难题。

  民乐县有普通高中1所,中等职业学校1所,初级中学3所。2013年以来的统计数据显示,当地每年的初中毕业生超万人,进入普高的有7000多人,进入县职教中心的仅有1000多人。中职与普高招生比例约1:6,“普高热,职校冷”的现象一再延续。

  按照《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的要求,高中与中职的招生比例应该是1:1,保持职业教育和高中教育的相对平衡的招生比例,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当在许多地区已经开始迈向1:1的比例时,民乐县职教中心还在为如何摆脱1:6的悬殊比例而烦恼,地处西部的中职院校普遍面临类似的困境。

  “广阔天地”为何变身“独木桥”

  作为经济欠发达的西部地区,大力发展现代职业教育,通过提高劳动者素质,实现脱贫致富本应该是一种更为务实的理性选择,但何以会长期陷入招生难的残酷现实呢?

  有专家分析认为,中职教育在教育体系中仍处于弱势边缘地位,普遍存在“重基础教育,轻职业教育;重学历教育,轻技能教育;重打工型培训,轻创业型培养;重眼前利益,轻长远计划”的“四重四轻”现象。但是,西部地区在发展中职教育方面也有自己特殊的困难。

  “除了传统认识中对职业教育的偏见外,职校生升入高校学习和再深造渠道狭窄也是学生不愿意选择中职的原因之一。”韩起银表示。

  记者了解到,就甘肃省而言,“三校生”基本只能报考本省的高校,且本科招生计划较少,学生的选择过少。

  2014年,民乐职教中心依据“三校生”对口高考方案,探索推行“专业知识测试+文化素质测试+技能水平测试”考核模式,组织学生参加了甘肃省“三校生”对口高考,本科录取率19.8%,虽然满足了部分学生升入高一级院校深造的愿望,但是狭窄的升学通道,比高考的独木桥更残酷。

  理论上讲,中职毕业生会有更好的就业前景。近年来,西部多数中职学校毕业生就业率、双证率居高不下,保证了培养人才与市场需求的相互衔接。但正如张汉彪所言,与东部发达地区相比,西部中高职毕业生到东部就业成本较高,就业年龄偏低、生活环境不适应,同时,面临从事技术单一的流水线生产很难有技能提升和职业升迁的机会、婚姻问题更难解决等一系列问题。基于长远发展的考虑,很多学生不愿意上职教。

  职业学校面临的“人少”困境,不仅在于生源少,还在于师资缺乏。随着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和产业结构的调整,职业学校专业设置也随之不断更新,导致本来就不够合理的职业教育师资结构更加失衡,每年通过招考和招聘的教师数量远远无法补充教师缺口。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职校教师待遇低、任务重更成为西部地区中等职业学校的普遍难题。同时,在招生压力的影响下,一些学校的招生规模每年要上一个台阶,奖惩措施越来越严格,招生完成情况已成为考核教师工作能力、业绩的重要指标。

  招生难叠加中等职业学校教师的“忍辱负重”,更造成了中等职业学校的社会地位偏低,由此加重了招生难的恶性循环。

  拓宽上升通道能否迎来春天

  甘肃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中职教育的发展并非是与普通高中的招生博弈,而是要因势利导,通过增强职业教育的吸引力,全面推进甘肃省职业教育的改革和发展。

  据悉,从今年春季开始,甘肃省启动了新的职业教育改革发展规划。按照省政府的最新要求,全省300所中职学校将通过合并调整到160所左右(含技工学校),并在此基础上新组建10个左右省级行业性职教集团,同时,推动教师进企业,企业人员进学校,建立“系统培养、多样成才、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

  为了增强中职学校的吸引力,甘肃省目前也正在逐步打通从中职到高职、本科、研究生教育的上升通道。同时,省属本科院校对口高考名额明显增加,鼓励县级职业教育中心学校与省内外高职院校和企业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为中职学生提供更多升学或就业的选择。

  为了推动校企合作、产教融合,甘肃省于近期又启动了中职学校“双千计划”――“上千名教师进企业,上千名技术人员进学校”,要求每个市州每年至少选派100名中等职业学校教师到企业学习实践,同时聘请至少100名企业技术人员(含高等院校“双师型”教师)到中等职业学校担任教师。

  在韩起银看来,一系列利好政策在破解招生难方面产生了积极影响。记者了解到,随着各中职学校开设“3+4对口班”和“中高职一体化升学班”,招生难的局面有所缓解。

  不过,有关人士分析指出,拓宽上升通道虽然解决了部分生源问题,也并不代表职业教育的发展进入了良性循环。许多学生选择中职院校,看重的还是升学捷径,而并非通过职业教育学习技能。


 无相关文章

特别声明:本站部分资料来自网上收集,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整理,谢谢。